胡闹不是胡闹是胡闹

雪兔组/普露/普洪/普all/fgo/莫德雷德/莫剑/贞德

穿过凛冬

[3]

*基尔=普鲁士,同时 基尔≠普鲁士
*莫妮卡和路德维希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其他人同理
*直男普!直男普!直男!!!
*阿普就算泡过很多妹子也还是个一人乐,别问为啥
*个人情感代入严重,ooc严重
*自个的脑洞,纯自嗨



路德维希回到家后又去翻看哥哥曾经的日记。很多日记本在搬运和战争中都丢失了,还有被焚烧的。现在留下来的只是很少一部分,但也足以占据三个大书架。

基尔伯特是怎么消失的呢。

他翻出了基尔伯特消失前那一天的日记,他看了很多次这篇日记,上面还有他不小心滴上去的泪水。

伊万嘲笑他是小孩子。但是对于国家,这种界限并不是很明显。比如说他已经长得又高又大,比如说他的肌肉比兄长的还要结实,比如说他的力气大到足以给伊万结结实实的一拳头让他半天缓不过劲儿。

但是现在他觉得,或许伊万是对的。

他还是那个等着哥哥教自己骑马,教自己用剑,教自己处理政事的小孩子。他还是会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去寻找兄长的身影。

日记里,他们俩那天吃了烤猪肘,基尔伯特拒绝了吃他带回来的有着笑脸的小饼干。他们俩喝啤酒,高高举起的酒杯边缘折射出的光线像是在与世界一同欢庆。

“干杯!”


红色头发的少女高高地举起了酒杯,里面的液体被基尔伯特换成了橙汁。

少女显然对此很不满,但还是兴高采烈地勾住基尔伯特的肩膀。

基尔伯特用眼神和妹妹交流:她怎么来了。

莫妮卡抱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果汁:她自己跑来的。

基尔伯特和红发少女碰了个杯:那她怎么知道我在家的?!

莫妮卡低头吃了口菜。

基尔伯特:@hicdtximgyvgdvdrd#?&itco(*%

虽然被禁止喝酒,但是斯嘉丽还是兴致勃勃地给基尔伯特倒了一杯威士忌。

“我还没有成年。”

“快了,喝。”

“我不能喝酒。”

“你能,喝。”

“我会兽性大发。”

“那就发,我带套了。”

基尔伯特为了妹妹的纯洁捂住了莫妮卡的耳朵。

莫妮卡拍掉了基尔伯特的手,看也没看基尔伯特一眼。

基尔伯特:“莫妮卡你不爱我了吗……”

莫妮卡:“哥哥,爸爸他……”

基尔伯特:“来来来喝果汁喝果汁!”

莫妮卡去睡觉之后,基尔伯特很有原则地把那杯威士忌倒进了马桶。为了防止斯嘉丽又做出什么事情,基尔伯特把一整瓶威士忌都倒进了马桶。

斯嘉丽的表情就跟自己家的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基尔伯特觉得心情十分舒畅。

看着斯嘉丽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基尔伯特概括性地把这两天的一堆子破事给她说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你在你的梦里是普鲁士?”

基尔伯特点了点头。

要放一般人的话,十有八九觉得基尔伯特这是脑子坏了,就连基尔伯特自个也觉得自己脑子有点问题。

但是斯嘉丽一直宣称自己会魔法,而且见过“英国”本人。虽然基尔伯特一直坚持“老子是唯物主义者你说的老子不听不听不听”,但此时基尔伯特却觉得,没准丫说的是真的。

基尔伯特啊基尔伯特,你的小鸟一样的原则呢!基尔伯特在心中捶胸顿足。

“你说…”斯嘉丽沉吟了一下,“你只有关于德国的记忆,会不会是因为,你只见过德国?”

基尔伯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先不说这个,你给你家说了没?你在我这。”基尔伯特这才想起来这个大小姐还在自己家呆着,赶紧从沙发上起来,穿上外套准备送柯克兰大小姐回家。

“说了说了。”斯柯蒂摆摆手,占据“我妈一听是在你家,直接让我不回家了。”

“……你妈真信得过我。”

也正好隔天是周末,基尔伯特主动地给路德维希发了条短信邀约。虽然斯嘉丽死活要跟过来,但是基尔伯特比她还要倔。柯克兰大小姐气得脚一跺扭头拉着莫妮卡就出门了。

基尔伯特目送着俩姑娘远去,忽视了莫妮卡坐进柯克兰家的奔驰时向他投来的同归于尽的目光。

为了你哥的终身大事,妹妹你就帮哥一次吧。

在黑色的奔驰消失在视线中后,基尔伯特以甚少出现的高敏捷度打开了车库的门,推出了自己的露特。

——一辆摩托车。

三个月后才成年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开动了自己许久未见的女朋友一路直奔目的地,在马路上如同一只脱缰的野狗……脱缰的哈士奇。虽然他没有记清楚路德维希发给自己的地址,但是普鲁士知道那在哪里。

基尔伯特眯了眯眼睛,在看到一辆黑色的车的时候刹住了车。

这是路德维希的车,普鲁士认得。

基尔伯特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过度兴奋的直接后果就是基尔伯特体内的暴力因子开始蠢蠢欲动。

为了能顺利地约到路德维希,基尔伯特很聪明地在发短信的时候把称呼改成了“west”。

因为基尔伯特在梦里对路德维希的称呼不是弟弟,也不常叫路兹或者路克,而是west。

西边。

基尔伯特能清晰地感觉到路德维希对他有所隐瞒。像是在玩解密游戏,又或者是挖掘基尔伯特是谁。

他按下了院子门口的门铃。

来开门的人他并不认识,但是看到对方那张脸的时候大脑里出现的支离破碎的记忆告诉他,这个人是另一个国家。

对方看了他一眼,只说了句“进来吧”。

基尔伯特大爷就进去了。

评论(1)

热度(19)

© 胡闹不是胡闹是胡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