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不是胡闹是胡闹

雪兔组/普露/普洪/普all/fgo/莫德雷德/莫剑/贞德

无题/普中心/东西德合并/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PART.1

他们需要民主,伊万。

你按捺住内心的不平静,用呼吸来平复着心跳。那个引领你走上这条红色道路的大家伙此时却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沉默着。他没有争论,甚至不去对你这危险的,脱离共产主义的言论做出批评。

再过几年,就是五十周年了。那家伙的声音闷在围巾里面,眼睛也没有看你。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许是缅怀胜利,也许是期待未来。但无论如何,那与你无关。此时,你已经懒得去在乎那么多了,你的身体大不如前,一切显得那么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也许连思考也减少会比较好。

是啊,丘吉尔那个老狐狸——

你突然止住了话头,心情不大好。那个老狐狸干了什么呢?你在心里装模作样地端正着姿态模仿了起来:普鲁士是军国主义的发源地……

呸。你在心里啐了一口,那个大家伙还是一动不动地低着头。你拧着眉头把话题转移了回来——

柏林墙也没有用了,伊万。你是苏俄啊,你得做点什么——可别再来武力镇压了,我这么不堪一击,可承受不起你可爱的喀秋莎。

你想要把气氛带动一点,可是那个家伙完全没有听你说话的意思。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似的,他在那里喃喃自语着些什么,你抱着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也许——你可以问问你的上司接下来打算干什么——我是说,给我透露一点消息,至少让我知道我会怎么死掉吧。

他这才像充满电的机器人一样,动了动眼珠子,僵硬地转过头来看着你。

他……没有打算插手这件事情。他似乎是想了想,然后才缓缓地说了起来,像是怕你听不懂俄语一样。

你倚着柜子没有吭声,你的心情不太好。“没有打算插手”是怎么回事?自己处理?又不会让自己和阿西继续像以前一样住在一起,也不会给自己更多的自由。用着一个共同的信仰共同的追求把自己再绑起来?难怪别人会和这家伙闹翻。

你还是很清楚的,没有说出这些话,只是皱了皱眉头,做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中央——抛弃我们了吗?

他换了个姿势坐的更舒服——得了吧,贝什米特同志。我知道你跟他们一样,巴不得这个苏维埃垮掉。什么共同的信仰,连王耀都干起了资本主义的那一套。

我想或许是你理解错了大家的意思——

你出口的话还没完就被打断了,那家伙的烦躁又在你身上开始发泄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贝什米特同志。他站起身,带好了自己的帽子,脸上甚至没有了笑意。这件事情中央并不会插手管理,你们自行解决吧。

你急匆匆地跟着他的脚步出去,他却直接上了车,摔上了车门。

你摸了摸鼻子,转过身骂了一句该死的。


评论

热度(4)

© 胡闹不是胡闹是胡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