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不是胡闹是胡闹

只点喜欢不点推荐的都是白嫖。

标题好像可不填那就下次不填了吧bushi

阿尔弗雷德这小子喝得不成人样。倒也不是他酒量太小,只不过比不上活了几千年的老妖精。这眯着眼睛趴在桌子上的样子,要是个姑娘这必定是个大美人。

“王,王耀……”

“干啥阿鲁。”

我正估摸着这次能从这小子钱包里敲出多少钱,冷不丁这么一问倒是把我吓了一大跳。你说这要是把我这几千岁的老头子吓出了心脏病咋办?

“你说话,你说话干啥带个阿鲁……”

我翻了个白眼没什么好气:“问这个干啥。”

历史遗留问题小兔崽子你倒是蹿腾得快的不成,喝高了也改不了自己插手别人家事的死性子。

“东北人说话儿化音多,日本人舌头硬,发不出来就说阿鲁,搞得很多中国人也说阿鲁。”当然,那些孩子都是在日本的影响下,第一语言是日语而不是汉语。

“嘿——”阿尔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真不是我说,跟个老母鸡似的。

“你这次说话没带阿鲁,王耀。”突然义正言辞咬字不清地说完这一句,这小子倒头就又睡了。

现在是凌晨两点,我摸着口袋里的手机——当然,这是正版诺基亚不是什么山寨机,虽然我真的觉得山寨机有时候比正版机子好用——思量着要不要打电话让亚瑟或者马修现在坐直升机来接阿尔回美国。

——马修就算了吧,这孩子成天被无视还替阿尔挨打也够呛的。

——亚瑟的话,我也还不想下次见面的时候被阿尔用“兄弟你没义气”的怨念眼神盯着,怪憋屈的。毕竟亚瑟这么疼自家弟弟,一定会给阿尔做爱心早餐的。

小兔崽子嘴里又嘟囔了几句,我没听清。这不上了年纪了么,耳背。算这小子走运吧,就让他住在这里吧。


评论

热度(9)

© 胡闹不是胡闹是胡闹 | Powered by LOFTER